逍遥意念成魔第四百一十章你注定是我的

来自:西宁宠物网  |  2020年09月24日

意念成魔 第四百一十章 你注定是我的

“理由是理由,但是我真地没的骗过你,我是真的爱你的!”浔仇看着对方认真的说道,那些记忆埋藏在心底不去探寻便罢了,现在一股脑的引发出来,他真的觉得眼前这少女可怜又值得去爱。

“爱我?好呀!这样好了,只要你离开她,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,怎么样?你会吗?”盈盈仰头看着浔仇,一脸倔强的样子,让他可奈何。

“你这不是为难我吗?你让我放弃她,我不会,就如同她让我放弃你,我同样也不可能同意!”浔仇看着对方认真的说道,“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,这是关于婉儿的故事……”浔仇随后一直搂着少女的腰身,把何馥婉与自己同一时间家破人亡的那段往事部告诉了盈盈。

“你可以不原谅我,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你的,要让我不爱你,对不起,不可能!”浔仇看着盈盈,坚定比的说道。

“如果你还是不肯原谅我,那么我也没有办法,但是爱你的心我是不会变的。我曾跟婉儿说过,如果她离开我能得到幸福,那么我会让她离开,对于你也是一样,但我是绝对不会主动放弃你们的,不管你怎么样对我,现在怎么怨我气我,你和她还是有些不一样,我们有过美好的相遇,七年前上天就安排我们在据此上万里的地方相遇,七年后又让我们在这个地方重逢,这就足以说明我们的初见是有意义的,所以说……你是我的!”浔仇看着对方说道,说的霸道,说的大男子主义,但却道出了他的心声。

“你……!”听见浔仇的话,盈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才干的泪水又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“我真的爱你,在临京城发生的事情令我终生

难忘,那一刻我真正明白了一个道理,作为一个人,是一个男人,我需要首先考虑的就是保护我身边的人,珍惜我身边的人,因为一旦错过了,或许这一生都再也后悔不及了!”浔仇看着对方动情的说道,靠得这么近,他可以清晰地问道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体香。

“你……我也爱你,但是……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!”盈盈看着浔仇说道,此时,已经泪流满面。

“我向你保证,这辈子就这样了,如果有来世,我一定让命运安排我只遇上你一个,然后我们出生在普通的农家,我不再是卫国公的儿子,你不再是蓝长老的外孙女,没有什么人没有事情能把我们分开。”

“好哥哥,那你告诉我,这辈子我该怎么办?”盈盈一边痛哭着一边看着浔仇说道,之前浔仇的这番话已经让她心理防线尽数崩溃,她现在完混乱下来,真的不知该怎么做了。

“为什么…为什么找不到你的时候我伤心的要死,当我找到你的时候,却感觉你离我变的遥远了呢?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!”盈盈微微仰头,不甘地吼着,吼过觉得整个人的力量都被生生掏空了,只剩下一具空壳。

“我没有远离你,我就在你的身边,从现在开始!”看见少女痛苦可怜的样子,浔仇张开双臂,沿着对方后腰向上滑动,紧紧的把对方抱在了怀里,“你没有做错,你什么也没有做错,一切都是我的错,是我多动了感情,是我……”浔仇抱着对方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盈盈仰起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浔仇,“对不起,我什么事情都能够容忍,可是唯一不能大方的事情,就是感情,我想我们还是……”

“不行,你是门市价:150元优惠价格:150元我的,一辈子是我的,我不会让你离开的!”浔仇打断了对方的话的话,双手捧着对方的俏脸,火热而坚定的眼睛几乎能把她给融化了。

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,临京城的一幕,他不允许再次发生!

“你先松开我,你……你松开我!”盈盈双手紧紧的把浔仇的手腕,稍一用力,结果就震动到浔仇右臂的伤势上,痛得他直哆嗦。

“我不会松开的,除非你现在杀了我!”浔仇看着对方大声地说道。

“让我想想可以吗?我一时间还接受不了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!”盈盈的鼻子酸酸的,心里特别的难受。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,她也不想离开他,可是,她又法容忍自己的男人和自己在一起的同时还有其它的女人。令一方面又舍不得,现在她的心里十分的矛盾。

“你要相信我。我爱你,我会给你幸福的!”浔仇看着对方说道,心情有点激在拥有了自己的三代机以后动。“这些年我一直在隐藏自己的身份,不希望被别人看出任何蛛丝马迹,我怎么敢去天都城找你,我夜以继日的修炼,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有自己的力量去保护我珍惜的人,而这珍惜的人就有你!”浔仇越说越激动,声音也是渐渐高了起来。

“三年前发生的一幕幕,现在就像是恶魔一样每天都折磨着我,除了年轻,我已经一所有了,我不敢再面对你,因为我觉得现在的我不是七年前那个我,我不能再给你衣服穿,再给你舒适宽敞的房间住,再给你美味佳肴享用,我自卑!因为除了爱你,我已经一所有!”

其实他在感情的面前,又何尝不是脆弱的!或许这就是感情让人觉得它伟大的地方,只要被它控制住之后,他可以完掌控你的心,左右你的情绪,这一刻能艳阳高照,下一刻便是凄风冷雨。

浔仇说着,眼泪也是汹涌而出,本来是想劝慰眼前少女,说到后竟如同肺腑之言一般,而盈盈听着他的话,完丢掉后的一丝抗拒,脸颊直接贴到他胸膛上。听到了少年的心声,她觉得自己这些年的等待是值得的,什么生气抱怨,什么赌气失望,她已经完顾不得,也不愿去顾得了,她只知道,她现在爱他,很爱很爱他……

“好好哭一场吧,哭过之后,一切就都过去了,以后由我牵着你的手,咱们重开始的生活,我们一定会很幸福,很乐……”浔仇抱着怀里的少女,憧憬着未来,轻轻地说道,既像是告诉对方,又像是告诉自己。

黑色的长发微微扬起,少女扬着那张噙着晶莹泪滴的俏脸。腾出两个小手重重的捶打在浔仇的胸膛上,再接着,她动作越来越慢。终是放声哭了出来,那压抑的哭声中,有着这七年的苦苦思念与担忧,还有那些心结得以开释的轻松与自然。

浔仇望着那趴在自己肩膀上哭得让人心疼的女孩。也是忍不住的抬起头,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,下意识地紧了紧手臂,想把她搂的结实一点。

少女的哭声,一直的持续着,仿佛她是要将那压抑了七年的苦与委屈尽数的哭出来一般,到得后来,浔仇望着那湿透的胸口,也是一阵奈,手掌揉了揉怀中女孩的小脑袋,道:“喂,还没哭够啊?你现在可是斗师会的领军人物呢,这样的话不怕别人笑话啊。”

怀中的少女轻轻的抽泣着,这才抬起那通红的大眼睛,她望着那张成熟而熟悉的脸庞,仿佛还是觉得有些梦幻,抽了抽挺翘的玉鼻,道:“好哥哥,我就知道,你一定不会有事的,你一定会再回到我身边的,之前在开平帝国寻找你的时候,一直没有你的消息,那时候真不知都我有多着急,不过…不过先在现在终于好了。”

“呃…傻丫头,我当然不会有事了,别忘了,我可是说过要好好保护你的,哪能说话不算数。”浔仇眼中含着温情的看着她,不过神色之中还微微有些尴尬,虽然知道七年前她称呼自己的方式,不过现在听起来,总觉得有些诡异,毕竟就算是与何馥婉之间也没有这样‘肉麻’地的彼此称呼过。

想到七年前,再看着少年现在样子,总觉得对方有些变化,虽然还是能从眉角上依稀看到之前的一些样子,但少年的变化还是挺大的,否则之前她不会认出来,而且他言语之间似乎也没有了幼时那种坏坏的样子。

不过,这个样子也好有魅力。之前从齐楚那里听到关于浔仇这个名字的消息,她第一时间也是觉得挺惊愕的,毕竟在柳湖镇这样的小地方,几乎没有出现过这样水准的青年弟子。

之前她回到家的时候,斗师会安排她到武安郡呆上一段时间,虽然她并不怎么乐意,但想到之前与外公立下的赌约,也就只能服从了。到了武安郡之后,她查探了一下郡内地理风土,刚好发现了柳湖镇这个地方,记得母亲曾经说起过,她就是在柳湖镇的时候遇到了让她一辈子难以忘却的男子,所以她不知是处于好奇,还是因为那个男子跟她心中记挂的人儿有不凡的联系,所以便过来了。

只不过,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她居然会在这里碰见他。

盈盈心中泛起一抹甜意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,他…注定是我的呢。


东莞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
晋中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
亳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友情链接